您的位置 首页 社交

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

作为B站科普区两大牌面之一的“巫师财经”,在6月14日高调宣布退出B站,未来新栖息地“另作安排”,消息瞬间“破圈”传播开来。 小编通过行业获悉,巫师财经签约的是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…

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

作为B站科普区两大牌面之一的“巫师财经”,在6月14日高调宣布退出B站,未来新栖息地“另作安排”,消息瞬间“破圈”传播开来。

小编通过行业获悉,巫师财经签约的是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,签约费预计高达1000万元,合约期为期2年。B站高层也侧面证实了这一消息:“字节还是很能给的。”

如果仅是大V主动离开,或许事情并不会如此迅速的破圈传播。这场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分手”背后,伴随着大V和B站谁在违约、B站聚集优秀UP主的“高能联盟”是否稳固,以及字节系密集强势挖角B站UP主的跌宕剧情展开。

“我也不想和B站闹得这么僵,但是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。”知名自媒体人雷斯林转发B站公告内容时,模仿巫师财经跳槽口吻如此说道。一位B站高粉UP主也告诉Tech星球:“巫师财经在B站是不接商务广告的,头条能给高额签约费(支持无商务创作),这点对于UP主吸引力还是很大的。”

这位UP主透露,B站的很多UP主都收到了抖音系(抖音、西瓜、火山的内容已经打通)的邀约,“他们制定了B站万人粉以上的UP主挖角名单,有点和当年斗鱼虎牙互相挖大主播的情况类似”。

这边字节条系已经点起了熊熊战火,当年头条问答强势挖角知乎大V的剧情再一次上演;而对于B站来说,如何让巫师财经的离去不引起“军心动摇”,很多UP主也在观望。

与B站的爱恨情仇

“很抱歉还没能和大家露脸见面,就要和大家说这些了。”“对于一部分用户是告别,对我而言则是重新开始。”

6月14日10时,“巫师财经”在其公众号中录下一段视频,发布名为“【退出B站】《鲜衣怒马少年时》——关于网红、内容产业、我的成长”的消息,宣布将退出B站,很多人纷纷猜测为何要离开B站,以及巫师财经的下一站。

作为在B站成长起来的“黑马”UP主,巫师财经斩获了2019年新人UP主奖,同时积累了超过311万粉丝。巫师财经凭借独特的硬核财经内容,与粉丝400万的“半佛仙人”、600万粉丝的“罗翔说刑法”等UP主,成为B站知名大V。

非ACG内容的火爆,也意味着B站的出圈战略逐渐成功,不同用户群体涌入B站,B站的流量也水涨船高,从上市时月活7180万达到如今的1.72亿;B站业务从视频延展到直播、电商等领域,也助推B站的商业价值节节攀升,市值从上市的32亿美元到今天的124.6亿美元。

尤其2020年“五四”青年节,B站的企业宣传片《后浪》刷屏朋友圈。B站市值超越“爱奇艺”,更让坊间产生了“B站的后浪,会不会将优爱腾拍在沙滩上”的论调。B站有这种机会,毕竟PGC为主的优爱腾(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),始终面临高昂的内容版权成本,而B站的PUGC模式与成功的社区运用,让无数UP主甘愿“用爱发电”。

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

巫师财经也是这一类型的代表,其幕后制作人从大学时期就“混迹”B站,从自己尝试剪辑到逐渐成为硬核财经UP主,“你会看到我越前面的内容质量越差”,巫师财经是在B站成长与进化的UP主。

从2019 年 9月17日发布第一个视频,以分析商业事件来解析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律,巫师财经首个视频播放量就在百万以上,如今14个视频吸粉310万,其成长速度可谓惊人。尤其最近一期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:专题报告【巫师经济学03】》,播放量达到了521万。

比不了抖音的动辄千万流量,巫师财经这种硬核内容能在B站获得高关注,除了B站缺乏科普内容的因素,也有B站力推,以及巫师财经本身内容质量过硬的因素。

而巫师财经为了内容的质量与公正,一直强调不接广告,实际上为了回绝互联网大厂的商务合作,巫师财经对外报价是100多万,以此“吓跑”客户。但对于B站UP主来说,仅靠打赏的钱并不足以养活自己。

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

另一方面,巫师财经在疫情期间陷入了抄袭的纠葛之中,很多人质疑其投行人设与抄袭知乎的内容。巫师也做了道歉,但在B站这种事情似乎并不会很快被遗忘。毕竟相比抖音的机器推荐来说,IP运营还是UP主最在意的事情。

B站肯定很关注大V的一举一动,所以也很早就着手完善UP主的运营生态。

“巫师财经签约了’高能联盟’,这个联盟有很高的准入门槛,类似B站的官方MCN。”B站某UP主告诉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,在“猎杀百大”、B站上市等节点事件后,B站加速UP主的商业化进程。

巫师财经争执二者是否签约的问题,就是4月份与B站签约的MCN机构事宜。据悉,巫师财经与B站谈的是独家排他协议,因为巫师财经是B站生态内成名的UP主。而对“半佛仙人”等UP主则没有签独家协议,毕竟“半佛仙人”很早在知乎和微信公众号就已经成名,他也不会放弃其他平台生态的粉丝。

不只是依靠签约留住UP主,对于一些高成长性的UP主,B站也有双倍收益计划。据悉,B站直播带货也在有序推进中,这些措施都是为了UP主能够“体面”的做内容,不至于为了商务接单而发愁。

但巫师财经的出走,可能意味着B站所做的这一切,还是有些晚了。

当头条视频来敲门

互联网从来都是无限战争的游戏,同时快慢也是相对来说。

B站有耐心完善生态,但当UP主与B站确定“婚嫁协议”前,遇到更合适的“如意郎君”,意马心猿就难以避免。

对于B站的UP主来说,“如意郎君”就是实力更强大的字节跳动。信奉“大力出奇迹”的字节跳动,在补足某些领域内容缺失时,曾有过出高价大规模挖角的先例。

2017年,头条系的悟空问答一口气挖走了知乎数百位大V,据刺猬公社采访知乎大V“恶魔奶爸”称,“而且(头条)是给钱的,年收入比普通白领高,签完后不能再发知乎,相当于独家协议了。”

据悉,当时有300名知乎大V与头条有接触,很多人惊呼知乎是否会因此出现内容坍塌。但此后,悟空问答团队在2018年7月完成转岗,整体划转至微头条团队,悟空问答挖角大V迎战知乎的策略也宣布失败。

失利过的字节跳动,似乎并没有遗弃这一套打法。尤其在字节跳动打通抖音、西瓜和火山视频的内容体系后,6月15日晚间再次更新了今日头条App,“长视频缓存功能”与“视频创作者接入创作者权益体系”两项更新,直指UP主最关注的收益事宜,同时也说明字节跳动对视频内容的渴求再度增加。

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

而此时,巫师财经对外表达希望平台能够提供高薪,让创作者不为商业广告发愁,能够安心做内容。平台发工资这一措施,对商业化能力不足的UP主确实很有吸引力,毕竟比不了头部UP主的广告投放价格在50万左右,很多UP主的单条视频价格在5-10万元。

尽管价格已经不低,但是对于很多产量很低的硬核内容玩家来说,这些营收能不能Cover团队成本还是个问题。而且B站缺乏类似抖音“星图”这样的商业化平台,很多UP主接单创收能力并不稳定。

商业变现已经非常完善的字节视频生态,不缺资金但缺乏优质内容,尤其西瓜视频本身的PUGC内容更是弱项,如果能够引入一批优质内容创作者,能迅速补充出优质内容。

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字节挖走大V,B站左右为难?

这也是抖音密集向B站UP主邀约的背后因素。“这个活动只有在我们意向名单中才可以受邀”,一位抖音西瓜官方运营人员告诉某位UP主,大UP主是重点挖角对象,万人粉的成长型UP主也欢迎。

字节系的流量不仅更高,给的签约费也很高,当然这其中包含了不能再在B站发布内容的独家排他条款。这也是B站在巫师财经出走后,发公告斥责后者不遵守合约,甚至要闹上法庭的核心原因。

此前,巫师财经的视频也在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分发,此次签约西瓜后,独家协议将让B站彻底失去一位优质的内容作者,坐视不理无疑会导致更多的UP主跳槽西瓜视频,这是B站官方出面状告巫师财经的关键所在。

类似B站这种三方合作的生态体系,平台往往更看重用户,因为这是平台流量的来源。但往往对产生服务的第三方则关注多有不足,商业权益之间时而爆发冲突。比如,今年年初,美团的广州餐饮集体反抗高抽佣,巫师财经、ASMR主播少寒Shine等UP主从B站出走,都是生态服务商对平台不满的案例。

可以说,当头条来敲门B站,是最懂创作者与最懂社区的平台之间的一次碰撞。B站如何在两方面都做到最优秀,绝对不是一道简单解答题。

社区的双刃剑

成立于2009年的B站,最早是纯粹的二次元社区。随着陈睿入主B站,B站开始了快速的出圈行动。出圈一定会面临内容与商业化之间的平衡难点,只是都没想到巫师财经让这一问题成为显性事件。

回顾B站早期,从最初的的动画、音乐、鬼畜等分区,迅速扩展到20个分区,包括最新上线的“知识”分区。社区从最初的二次元用户群体,也进化到喜欢互联网的Z世代群体。B站始终在变化,但一直不会变化的是社区氛围,宠粉是所有重要改变的前提。

“不会有人永远18岁,但总有用户18岁”,B站运营负责总监安添蕾这样表示,吸引源源不断的年轻人涌入B站是关键。但就付费意愿与接受商业化程度而言,年轻人是最好的群体吗?

在YouTube上很正常的贴片广告,被B站的用户逼迫到承诺永不加载;视频内UP主推介某些产品,弹幕会划过满屏的“恰饭”、“下次一定”;B站的视频带货和直播带货也还在探索,目前仅有会员购这一电商业务;B站也是在其他MCN侵袭生态后,才开始完善UP主运营体系。

以市值相近的B站与爱奇艺相比,尽管PCG和PUCG模式还是略有不同,但整体说明B站的商业化能量并未完全释放。

最新财报数据显示,B站一季度营收为23.2亿元,季度月均付费用户数增至1340万。从爱奇艺财报数据来看,2020年一季度总营收达到76亿元,付费会员数也达到了1亿。

B站向左看,是在商业化探索中踟蹰了多年的知乎,已经放弃商业化的豆瓣,当平台的社区化越来越浓重,死忠粉越来越多,相应地商业化也很难做好,内容创作者为了“恰饭”逃离社区是一种必然。

投资人出身的陈睿,正带领B站小心翼翼的向右走。有一点社区氛围的快手,近乎没有社区氛围的抖音和抖音火山版、西瓜视频等,B站正朝着它的竞争对手方向摸索如何做商业化,这个过程如何不再激起用户群体的反对很难。

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,2017年B站商业化之前,24岁以下的“后浪”约占用户总数的75.2%。2019年,B站“后浪”比重下滑到43%。B站希望的用户群体锥形分部似乎正在形成,但没有广告的B站,距离YouTube还有更多商业化挑战需要跨越,依然是未知数。

B站不会匹配字节跳动对UP主的报价,大多数UP主“用爱发电”还将是常态,这一阶段如何稳定生态确实是个难题。庆幸的是,社区氛围良好的B站已经上市,它还有更多闪转腾挪的机会,一切仍有可能。

作者:杨业擘

来源:“Tech星球”(ID:tech618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南方站长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fa5.com/archives/3875

作者: 南方站长网

南方站长网立足互联网创业者,是服务于广告投放、产品经理、电子商务、大数据、运营、SEO、设计、微商、网站、网店、学生创业等互联网从业者的综合平台,号称南方的A5站长网!站长网还提供互联网新闻、IT创业教程、网络营销等站长资源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3-72743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admin@nfa5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8:00,节假日休息
业务微信
业务合作扫一扫二维码

业务合作扫一扫二维码

返回顶部